灯草社区3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
查看: 1547|回复: 0

[成人中篇] 【我的猎艳生涯】【第十八章】【作者:zmkmba】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9-8-30 12:46:25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晴天霹雳!我被捉奸在床了!

  想我自大学时期便纵横床第之间,人妻也是玩儿过不少,但被人当场捉奸在床,这还是第一次……说起来,导致我的燕姿分手的那次,也只是被燕姿看到我从萱萱姐的房间出来,其实并没有被她看到什么实质性的东西,我之所以会不多解释的选择和她分手,也是因为自己心中有愧,担心有朝一日终会被她撞破我和她妈妈的奸情,让她承受那种无法承受的伤害,才趁着那个机会跟她一刀两断罢了。

  我像个木头人一样呆怔在沙发上,看着那个肥胖的中年男人从菲儿的卧室里走出来,一边撸着他那根被肥肉遮盖住的短鸡巴,一边在嘴里骂骂咧咧的侮辱着菲儿,朝我们走了过来。

  “不许走哦,你就在这看我怎么干这个骚货!”

  那男人冲我警告了一句,就把菲儿摆成一个四脚朝天的姿势,让她抱着自己的大腿,朝着她压了下去。

  “小骚屄~~小母狗~~被人干的跟尿了一样哦~~快点,扶住鸡巴,爸爸要开始操你了……”

  菲儿听话的探下一只手去,在胯间摸索了两下,然后就见那个男人猛然一耸肥胖的屁股,操进了菲儿的蜜穴里。

  那骚货的反应,我和操她的时候截然不同,刚被那男人操了两下,就依依呀呀的叫起床来,那些夸赞对方的淫声浪语,我实在都恶心的无法描述。

  那男人操了两分钟,就费力的从菲儿身上爬起来,重重的坐到沙发上,一边捏揉着菲儿的大奶子,一边转头朝我笑道:“你叫后卫是吧,你放心,我不会限制她交男朋友的。”

  短短的几分钟里,我不但已经穿好了衣服,而且已经把事情都理顺了。首先,我才是菲儿的正牌男友,这一点,不但我家里认同,我妈和菲儿单位的同事认同,就连我的单位,也是知道菲儿是我女朋友的,我不管这个中年胖子和菲儿到底是一种什么关系,但我敢肯定,他俩的关系绝对无法摆到明面上来说,所以,我占据着大义,我有恃无恐!

  我冷冷的向他说道:“原来你也知道她是我的女朋友,那么你又是什么人,凭什么这样对她!”

  “我?呵呵~~”那男人抓起菲儿的头发,一把摁向自己胯间,让她吸吮那条已经疲软下去的短鸡巴,然后挥舞着一只胳膊,缓缓在空中一圈,傲然说道:“她的房子,她的店,她的工作,还有她身上的名牌衣服首饰,统统都是我给她的,你说,我是她什么人?”

  我早有所料,但听到对方亲口承认,心中仍是涌出一股难以言述的难过感觉……菲儿……我倾尽感情苦苦追求了两个多月的女神……竟然真的只是一个高级婊子罢了……“我明白了……从现在开始,我和她再没有任何关系,不打扰你们了。”说着,我面无表情的站起身来,想要离开。

  “等等~~咝~~~”那男人一边爽的咧嘴,一边冲我招手。

  “怎么?就算她一直都是属于你的,但我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,跟她处朋友的,她的单位还有我的单位都已认同我和她的关系,我们才是光明正大的,现在我主动放弃了,你还想怎么样?难道要闹到人尽皆知么,呵呵~~我不是过错方,我可什么都不怕!”

  那男人和善的笑着,说:“小伙子别着急,我不是要找你麻烦,事实上,让菲儿和你处对象,是我同意了的!来来,坐下,咱们好好谈谈!”

  “谈什么?有什么好谈的?”我戒备的站在门口说道。

  “呵呵~~首先,我自我介绍下,我是XX地产的任xx,你在设计院工作,想必听说过我吧!”

  “如雷贯耳!”我压住心头的震撼,强自镇定的点头道。

  任总的地产集团,在我们城市大名鼎鼎,在当年那个时代,正处于地产行业的极速上升期,任总的身价,早已跻身省内十大首富之列了。

  但是相比他的财富,更能令老百姓津津乐道的,却是他的好色之名:好玩人妻!

  其中最有名的一次,是他在办公室里玩弄他手下一个小经理的老婆,让人家当场堵在办公室里,不但拍了裸照,而且还闹上了警局,不过后来,任总使了一些手段,估计是撒了不少钱,让那件事情不了了之了。

  这样财富等级的人,不是我和我的家庭能够惹得起的,所以,我的语气不自觉的变弱了几分。

  “这样吧,任总,你到底想怎样,不如明明白白的跟我说好了。”我有些忐忑的说道。

  “呵呵,很简单啊!你想让你继续保持和小菲的关系,甚至,你还可以跟她结婚……”

  “不可能!”我立刻言辞拒绝:“我是不可能娶她的!”

  任总笑笑,说:“这世界上,没什么是不可能的,小菲的条件你也知道,论容貌,论身材,那都是顶级的!依靠你的实力,这辈子想娶一个这样等级的女人,恐怕比登天还难吧!”

  “其次,我也不会让你吃亏的!说实话,小菲跟了我快三年了,她还没有毕业的时候就已经跟了我,我玩过那么多女人,小菲是最让我难以割舍的一个,我是要养她一辈子的,就算她跟你结婚了,我也会继续帮你养着她,并且,会给你一大笔钱,一笔你这辈子都不挣不到的钱!”

  我冷冷的笑了,道:“钱?恐怕任总像我这么年轻的时候,还没有我钱多的吧?”我讥讽了他一句,见他面现不豫之色,便又道:“而且你想让菲儿嫁人,难道不是想要满足自己淫人妻子的嗜好吗?否则你就直接养着她好了,何必多此一举!”

  任总听我这么一说,反倒开心的笑了,点头道:“说的在理,不瞒你说,我这辈子就这么点爱好!再漂亮的女人岔开腿让我干,我都没兴趣,只要是别人的老婆,长的再丑都能让我硬起来,哈哈!怎么样,兄弟,我的提议你接不接受!”

  我想了想,摇头道:“如果说让我和她保持关系,三两年内应该没问题,毕竟这么漂亮性感的女人,我也没有玩够呢!不过,想让我跟她结婚,那是绝对不可能的!我可不想以后连自己孩子他爹是谁都不知道!”

  任总的脸色一下子阴沉下来,我赶紧又道:“不过,任总喜欢的那个调调,我倒是有办法满足你,不知道任总参加过交换派对没有?如果任总有兴趣,我倒是可以给你推荐一下!”

  他的脸上霎时露出极兴趣的神色,双眼放光道:“换妻?听说过没玩过啊!我的身份不太方便玩那个!你给我讲讲!”

  当下,我就把元哥那个圈子里的情况描述了一遍,任总听完之后,有些遗憾的说道:“有点层次太低啊,我跟那些人不太容易玩到一块去,而且,万一被拍了视频照片什么的拿来要挟我,啧啧,挺麻烦的!”

  我想了想,道:“不会的,我们那帮人虽然在社会地位和财力上远远比不上任总你,但是我们都有各自的家庭和朋友圈子,而且对于我们这些普通人来说,社会名声反倒是更加看中的,你想,其中人员不但有公务员,还有教师和医护人员,与您相比,他们更加难以承受那种名声上的损失,一旦事情泄露,等待他们的恐怕就是夫妻反目,身败名裂,连工作也保不住的!反倒是任总您,呵呵~前两年那个官司,让任总的花名远播,不用太在乎私生活上的这些问题吧?”

  任总沉思了一会,又问:“那,姓元的那两口子,是组织者吧?他们开美容店那种产业,恐怕……”

  我笑道:“人家开的美容院,都是只做正当生意,而且是针对高端客户的,一年没有十来万的年费,连门都不让进!再说元哥人家也是本地人,不但亲戚朋友都在当地,家里还有一个上高中的女儿,爆出丑闻,他们家还要不要做人啦?其实所有人都是一样的,我爸妈要是知道我玩那个,会把我活活打死,而且一旦爆出来,我爸妈都是有点身份的公务员,就连他们都会受到连累的!”

  其实这种话,都是白松曾经跟我说过的,元哥的派对并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加入的,必须知根知底,有顾忌,或者有根底的人才能加进去玩,就是为了防止有人居心叵测,恶意将事情泄露出来。

  任总想了一会,哈哈一笑道:“好,这个问题我考虑考虑,以后再谈!来,咱俩也算是契兄契弟了,先把小菲玩爽了再说!哈哈~~”

  说着,他摸着仍在自己胯下卖力吞吐的菲儿,猛的一巴掌拍在她屁股上,叫道:“小母狗,给爸爸骚起来!”

  菲儿骚起来,果然让我大开眼界,她真的像只小母狗一样转过身子趴到沙发上,一手向后掰开自己的阴唇,媚声道:“小母狗好像被主人干,小母狗的穴穴受不了了,主人快点进来哦~~”

  任总抖着一身肥肉站起来,从菲儿的后面一下子顶了进去,拍着她的屁股说:“再骚一点~~小骚屄~~”

  “哦~~嗯~~好舒服,穴穴被主人干的好舒服~~啊~~啊~~老公~后卫~~人家的穴穴都被主人塞满了~~”

  只能插进去一寸多长的鸡巴能把她干爽吗?开玩笑,这小婊子明显是演技派的,关键人家演的还是情真意切,叫的缠绵蚀骨……看着这个昨晚之前,还被我视若珍宝的女神如今变成了一个母狗般的性奴,正在别人胯下婉转承欢,我心里要是不难受那是假的,但不管我在心里如何不舒服,胯下疲软的鸡巴也再次被那个贱货的表演撩拨的坚挺了起来。

  我不由自主的坐到他们旁边,伸手抓住那两颗雪白肉弹一样垂在她胸前的大奶子一通乱揉,然后在任总的示意下,把鸡巴塞进了菲儿的小嘴儿里。

  那是菲儿第一次帮我口交,却是发生在另一个男人的面前,而且,她还正在被那个男人像狗一样的狠狠操弄着……我心里越想越是不舒服,怨恨之意发泄出来,让我手上的力度猛然加大,摁住她的脑袋,在我的鸡巴上用力抽插起来。

  任总非常兴奋,一边双眼放光的看着我凌虐菲儿,一边快速的耸动着屁股,没两分钟,就抱着她的屁股,吼叫着射了出来。

  而我,却一直没有射精的欲望,继续强迫菲儿给我口交了一会,就觉得意兴阑珊,放开那个被我蹂躏到涕泪横流的女人,默默的起身穿上了衣服。

  任总没有拦我,像滩烂泥一样瘫在沙发上,神色难名的看着我开门走了出去,我本以为,我们之前的交集已经到此结束了,但是没想到,没过一个礼拜,任总就再次找上了我,向我询问元哥派对的事情……他还真的动心了!

  其实我那天离开菲儿家之后,就已经把事情跟元嫂提过了。

  那天我在菲儿身上一直都没有射出来,出门之后感觉心里还是压着一团火,就到处找人泻火。

  孟姐不方便,因为那时候她老公已经回来了,白露也不方便,正好来了亲戚,至于张璐瞿颖等等几个炮友,我那时根本就没留过她们的联系方式,就连在QQ上联系紫衣,都被告知已经交了一个可心的男朋友,不再出来捞钱了……没办法,最终我只好朝着元嫂的美容院摸了过去,在元嫂那个半老徐娘身上发泄了一通,顺便把任总的事情跟元嫂提了一句。

  接到任总的电话后,我考虑了一下,就给元嫂打了一个电话。

  “后卫啊?我是你元哥!”元嫂的电话接通,却是元哥的声音。

  “怎么是你啊哥?嫂子呢?”我问。

  “怎么啦,只想你嫂子,不想你哥是不?你嫂子给客人做护理呢,电话留在办公室了。”

  我一听就明白了,嘿嘿淫笑道:“是做阴部护理的吧?怎么元哥你没去帮忙啊?”

  他家的美容店,普通的项目都是员工技师来做,只有最为隐私的阴部护理,才是元嫂亲自服务的。

  元哥笑道:“别闹!我这怎么说也是正规的地方,不是什么女人都开放能玩儿的!行了,说什么事把你!”

  我就把任总的事情和他说了一遍,元哥听完,吸溜着牙花子说道:“这事吧,我倒听你嫂子说过一句,关键那个姓任的,跟咱们不一样!就按他那个等级的人物来说,爆出点性丑闻根本不算事儿,咱们却是承受不起啊,你知道吧,身份不对等,就怕他跟别人乱说,他没事,咱们可就惨了!”

  我一想也是,那个任总的名声早就臭了,喜好淫人妻女,这事在我们那城市,都是老百姓茶余饭后的谈资,那种人根本就不在乎这方面的名声,也就不用指望他能够为我们严守秘密。

  妈的,我到底还是年轻啊,看事情没有元哥老到,差点弄坏事儿。

  我给任总回话,把我们的顾虑委婉的跟他说了一下,没想到任总想了一下,却是爽朗的一笑,说要在周末请我们大家在他的别墅聚会,到时候保证打消大家的顾虑,而且还有大惊喜!

  我摸不到头脑,又不便细问,就找去美容店,跟元哥商量这事。

  元哥毕竟是做生意的,他除了美容店,还在灯饰城有个挺大的店面,挣钱的大头就是走工程。不过他的层次有点低,够不上任总那个量级的人物,他觉得,这是一个能够接近任总,能让自己的灯具销量大幅上涨的好机会,考虑了很久,还是觉得应该深入的探探口风。

  于是,我又硬着头皮联系任总,而且为了更深入一点,还约任总一起去菲儿家,又玩儿了一次3P,才把事情基本定了下来。

  任总在看过我给他的人员名单之后,划掉了白松两口子的名字,他跟我解释说,白松两口子的顾忌太少,社交圈子狭窄而且没有什么上层面的人物,再加上他们两口子本来就是名义上的兄妹成婚,在双方的亲属那边的名声本来就不太好,又没有孩子,即使事情暴露了,他们也是受伤害最为轻微的一方,因此是最容易为了利益暴露大家隐私的那类人。

  名单剩下的人,顾忌就多了。

  瞿颖是背着自己老公乱搞,又是在职护士,柯动虽然单身,却是公立大医院的副主任妇科医师,更加承担不起名誉的损失。

  元哥元嫂的美容店是针对高端人群的,而且还有极为隐私的阴部护理项目,客户群非富即贵,享受服务之前都是签过保密协议的,一旦名声坏了,身败名裂都是小事儿,让客户怀疑她家可能暴露自己的隐私,很可能会让他们摊上吃不尽的官司。

  张璐是新婚不久的教师,也是背着自己老公乱搞,更何况她的姘头老崔,还是公职人员、公立学校的校长,家里有妻有子的,照样承受不起丑闻。

  至于孟姐和我这一对,孟姐倒是没什么危险,毕竟有老公有工作的,也不敢乱说话,就是我有点让任总挠头,觉得我一个未婚小伙儿又没公职,爆出点丑闻那也是风流韵事,没什么损害,最多就是让爸妈承受一些不名誉的议论,戳戳脊梁骨什么的……不过,我终究也是中间人和引路人的身份,任总考虑再三,还是同意让我也加入进来,不过却声明,到场的众人都要签署保密协议的。

  “保密协议?对这种事也有法律效力吗?”我纳闷的问。

  任总冷笑道:“无非是淫乱聚会嘛,充其量就是道德问题,你情我愿的,连警察都不会管那种出轨找小三的事情不是?但是,若有人恶意泄密,将会给众人的生活带来极大的危害,并且很可能会给我的公司造成极大经济损失,涉及到经济损失,那可就够得上起诉了……”

  事情,就这么定下来了,周末上午,我们八个人两辆车,直奔任总位于郊县风景区的山间别墅。

  第一次跟我见面的老崔是一个挺儒雅,挺有派的中年男人,坐在车上的时候看起来很正派,语调很温和,总是喜欢挺着胸说话,一种沉淀了数十年的优越感自然迸发,却又不太惹人讨厌。

  总的来说,老崔在我眼里是一个有些傲气的成功人士,但是我却没有想到,等他一踏进别墅的门厅,看到沙发上慵懒而卧的那个女人身影时,却是不由自主的缩了一下脖子,挺起的胸膛瞬间便是微微的佝偻了下去。

  那个窝在别墅的沙发上,看上去气质绝佳,兼之容颜不俗的轻熟女,就是任总带给我们的惊喜!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 Comsenz Inc.

GMT+8, 2019-11-12 05:50 , Processed in 0.061256 second(s), 19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